72.第72章

  订阅比率低于5o%的姑娘^,需要等几天才能看到最新章**?&*! ∷芟不度サ撞闳说牡胤搅鞔? 卢嵇知道却也并不多说什么, 他对天津一些小食一些街巷, 甚至比她还熟。

  某些混混出身^&,后来收租开店混上头的富绅们&,都觉得自己身份高&*,不往市井里窜了。卢嵇却还喜欢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苦过一小段时间。

  江水眠偶尔晚饭的时候说起国民大饭店旁边天聚号的响皮肉,泰隆路满江红家的脆炒三鲜面, 卢嵇居然也有点犯馋:“我自己试过做着吃,但真不行, 弄不出人家店里那味儿&^。我也想去吃^,回头一起去&&*&?!?

  但卢嵇这几日忽然忙起来了, 话说完了, 却没能一起去。

  甚至这几日都是江水眠一个人吃的晚饭, 饭桌上虽多了他叫人买回来的响皮肉和三鲜面,但江水眠也觉得吃起来没意思了。

  不过在家呆了没几日, 她正考虑要不要去找陈青亭的时候,到了下午一点多钟,卢家花园来了位客人&*。

  那时候江水眠并不在自己的小楼里, 而是在小湖对面的中式庭院内。鲁妈急急忙忙赶来的时候, 江水眠穿着一身简便修身的呢子料美式裙装, 坐在墙头上&。已经是偏男式的服装, 她却仍不舒服, 裙子是束腿的*,她没法岔开腿骑在墙头^,正一边侧坐在墙上一边抱怨裙子,扯着裙摆,露出一截小腿*。

  鲁妈吓坏,想着江小姐不是常人^,掉下来也摔不着她*,却仍然被一群胆战心惊的下人拥过去^,小心翼翼的跟正在撕裙子的江水眠说话:“太太在这儿做什么^^?”

  江水眠回过头来^,她还带着蕾丝的手套和固定在簪上的小帽^,松开手**^,撑着墙头瓦片^,回眸一笑:“我看姐姐呢?!?

  鲁妈反应过来,道:“来找二小姐是么^。门是锁了&*,可里头偶有下人,我们也可以给开门,您叫就是&?&!?

  徐朝雨在婚内似乎遭受了些虐待^^,自从被接回家之后,失了神志。虽不是疯疯癫癫*^,但总是做些荒唐事,因此几次伤到了下人。卢嵇便让人一天几回进去照顾,移除了院内能伤着她的事物,在外观察着&,她一旦有些不妥当就立刻进去。

  而且卢嵇也会基本每隔一天来一趟,就算不说话也要远远瞧瞧她。

  江水眠笑:“我怕吓到二小姐^&?!?

  鲁妈从院墙上的雕花隔窗往里望**^,徐朝雨挽着髻,正蹲在院中的树底下,脚尖压着落叶,宽袖的柔软长衣的衣摆全垂在地上。

  鲁妈叹一口气:“太太^&*,有客人在^,您快下来,这衣服还要换&*^,客人要等急了^*?!?

  江水眠转过脸来:“我还要见客&&?”

  她们对话却惊动了徐朝雨,她转过头来^。

  她一张明媚白皙的脸眼睛微微上翘,眼神却单纯且怯生生的朝这边望来。她不像是清末旧审美下那种瘦弱矮小如豆芽菜似的美女^&,脸颊微圆&,手臂丰腴&,身形有一种希腊大理石雕塑美人式的浑圆健康。

  江水眠坐在墙头远远对她笑了笑:“你在做什么^?”

  她捏着一只极小的虫站起来&,膝盖上有灰痕,开口声音娇脆:“花大姐?!?

  江水眠才现&*,徐朝雨的胸也很有水准^??硇涑ど老圆怀錾聿腲,却已经挡不住……

  她不想低头看自己育前水平的身材了。

  徐朝雨朝她走过来几步&&^,稚拙道:“花大姐最好看了。别的地方都叫瓢虫,你看她的硬翅和膜翅*!?

  江水眠像个串门的小朋友&,荡着腿问道:“这是几星的?!?

  徐朝雨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&,似乎在说“怎么会有人这么没文化”,道:“都说了花大姐&,花大姐就是二十八星瓢虫?;褂卸?&、四星*、六星、双七*。不过别的吃蚜虫^,是益虫&*,花大姐吃洋芋叶子^&^,是害虫。我正在养它们^^,拿蚜虫喂它们,它们吃了就变成益虫了*^&?!?

  江水眠:“……你真是个好人&?!?

  鲁妈插嘴道:“二小姐,您先歇着&,等晚上再让太太和老爷来看您,这会儿有人等着太太呢&!?

  徐朝雨偏头:“太太?谁的太太?”

  她正一脸迷茫,鲁妈把江水眠从墙头拽下来,几个人拥着就赶紧往院里走**。

  鲁妈驾着江水眠走,一路上捏着她的手说起这位客人的事情。

  卢嵇生父叫徐金昆*,人称徐帅^&^、徐老,他手底下有掌控京津最重的一支精兵*,在如今逐鹿群雄的混乱年代&,参与过各类历史大案^^,说是华北这一系的真正实权者也不为过。虽然华北这一带的舞台都是你唱罢来我上台*,谁也坚持不了个两三年^,但目前就在徐老的权力巅峰。

  不过徐老的大本营在保定^,只偶尔居于北京天津。

  他儿子众多^*^,有些在保定帮他带兵,也有在天津给他管些银行和商行生意的,也有在北京政府里身居要职的。

  因为卢嵇北上之后&^,丝毫没有改回徐姓的意思&^,外人也都不敢说徐老的儿子之类的话。在京津做事的人,那都要算是给徐老做事,卢嵇又有血缘关系,自然割裂不开*,他和徐家在天津的几个同辈*,还都有来往&。

  今日的客人就是徐老的七子徐士山的妻子*^。

  徐士山也就二十三上下&*,他妻子是曾参与过戊戌变法的那个王家的女儿^。父亲依然在世,决算不上有势力&,可王家有名声有底蕴,结识老旗人多*,旧官家也多。徐老是个混混起身&,再怎么权势滔天^,两家能成婚*,就算是王家时运落魄^,稍稍低头了。

  徐士山的媳妇叫王轩宣&,本来就是个男人似的名字&,亲戚更多叫她“大王熙凤”&。

  江水眠换了衣服走出去的时候*,看见一个瘦长女人穿着水红旗袍,个子颇高&&,肩窄颈长^,纤细的像是一只瘦玉瓶*。她带着珍珠耳饰*,披了个灰色的纱披肩,削弱了那衣服的艳色,转过头来^*,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*&。

  眉毛细细的,眼微狭长**,声音清晰却不洪亮,笑的和气体贴^,没有半分盛气凌人。

  看起来像个小女人,怎么都不像王熙凤&&。

  王轩宣穿着高跟鞋,比江水眠高出一大截*&,被旗袍裹得更显纤细,拿着帕子笑起来:“我还真么想着能见到这么一号人&,总觉得又是卢焕初说些话来搪塞我们**^?!?

  江水眠从面上来说*,就是个姨太太,其实不该跟王轩宣这么说话来着&。王轩宣却拉着江水眠,跟鲁妈道:“今天晚上要在石园吃饭*,卢五爷说要带着她来的&,我们几个都想着总算能见着一回人了,心里等不及*,这不就来接了么。我还不知道名字呢**,听说姓江,家里行几——”

  江水眠笑了笑:“行六&?!?

  王轩宣应该机灵得很,竟然没明白她的意思,就笑着叫她:“江六。哎&*,不对^,也该叫卢太太,看着年纪就小得很^&^。鲁妈&^,你跟卢五爷说一声*&,人先让我们带走了,一起说说话去?^!?

  鲁妈脸色很为难,她刚想开口&,王轩宣笑道:“怎么着,要不你给五爷打个电话&。都一家人&,我还能把她骗到哪儿去呢*。刚刚你就不想让我见人,我要不是说在这儿干等等到夜里&,你是不是还不肯把小美人拉下来给我见一见*^!?

  她倒是嘴厉害&,这么一说*,鲁妈本来想打电话都不好再打,只能把江水眠送上了车。

  江水眠换了套白色竖条高腰的简便洋装^^,轻薄的棉料,没什么太多装饰,更加显小。带着帽子&,拎着小包上了贼船。

  王轩宣一路上倒是特别会聊天,也不多问她的事儿&&^,而是都聊别人的事儿^。比如最近天津城里的笑谈,比如最近唱戏的红人*&,比如什么衣服的新款式。

  王轩宣说到一半&,捂着嘴笑道:“卢五爷跟我们说了多少次,你年纪小^&,又有点怕生*&^,不要紧&&,这会子大家在石园聚^,又有家里人^,又都是熟人朋友*。有什么事儿,你跟我说就是了?^*!?

  江水眠搞不清楚她们底细,就只是笑*。

  王轩宣叫大王熙凤是有原因的。她成婚三天之后*,她丈夫徐士山就直接搬出了家,跟在结婚之前就好上的一个女学生,搬进学校附近的公寓住*^^。王轩宣哪里咽得下这口气,她便给徐士山写信,她文笔好得很^,写的也是情真意切,大概就是说最起码要给彼此一个了解对方的机会^&。

  徐士山就干巴巴回了两行字。

  大意就是:没有缘分,快放弃吧*^*。

  王轩宣便去大学堵人*。

  堵了三天才堵到徐士山,徐士山说出来的话^,比信上还干巴,简直是不想多看她一眼*。嘴里说什么想要找个接受新思想&^*、有文化的女学生^*,可王轩宣在上海出生,读的是英国教会办的新式女中^,会说英文德文,说文化水平、先进思想&,不知比徐士山早好上的那个在末流学校读书的女学生强多少了&。

  徐士山不回头,她做出过挽回却是这个结果***。

  王轩宣有意要给徐家脸色看,打算绝食。

  她要离婚,光明正大的要徐家低头*,要徐士山承认对不起她之后离婚。

  可要是王家女儿在徐家活活饿死自己*,徐老这本来就不咋地的名声当真要雪上加霜了&&。

  徐士山死都不愿回来,还是徐士山的母亲——徐老的三夫人从保定赶来,跪在床头求王轩宣吃些东西的^&。

  一是这两家离婚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儿&**,二是三夫人承诺了别的。

  这位三夫人管着天津徐家的宅子,几个不管是不是她生的儿子^&,只要是在天津做事的*,总要听她的,不但手底下有家银行*,还有好多铺子。她说银行也可以交给王轩宣管&,天津这半边家里的管家权也愿意交给她&。

  而且三夫人也会帮着她服众。

  三夫人也算会做人,这才阻止了王徐两家差点闹起来。

  从那之后^*^,加上三夫人病弱&,王轩宣上手极快^,甚至插手了石园的大小事务,才真的成了“大王熙凤”^^。鲁妈说,年初王轩宣执意要让手底下的银行放款给一个化学厂子,还把名号牌子打到了洋人市场去*,赚了不少钱*,都做了徐老在保定的资金,徐老都很青睐这位媳妇儿^。

  她在家里已经比徐士山这个活着跟死了没区别的混蛋儿子重要多了&^&。

  车开进了英租的中部,旁边就是英租中心的花园&^,白色大理石喷泉池,四车道的宽路,围墙内郁郁葱葱的高木*。简直和租界外的老天津是两个天地。

  没开多久&,就到了石园。是徐家人在天津的府邸^^^。

  恕江水眠没见识*,她在前世顶多是听说有人在皇城根的四合院挖了地下三层&&*&,也没见谁家在城内真有这么大的花园*。

  她以为卢嵇已经是壕的典范了^&^,老子果然就是比儿子还会装逼,这地方比卢家花园还华丽宽敞^。

  石园只有洋楼^&&,规模也比卢家大了不少^,车开进花园到洋楼楼下^,王轩宣牵她进了楼。在天津这边的年青一代徐家人都是比卢嵇辈分小的^,二十来岁&,几位徐太太年纪也都还很年轻&*。

  江水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她知道卢嵇和徐老又怎样的不合^,说是卢嵇没砍死徐家的某些人,那都是他放开了心?&?烧庋8旒一崦妗?

  厉害厉害,果然跟当年哭鼻子的小青年已经不是一个段位了。

  她都没见着石园的男人们^,王轩宣拉她上楼^*,露脸的仆人很少^,楼内显得光亮且空旷^,二楼一个类似琴房的屋内^,坐着几个太太和一两个徐家小姐。王轩宣就算是跟她介绍,她也不太懂,只是点头。

  最大的那位太太估摸着也就三十三四了,不是徐家人*^,是今日来聚餐的客人,王轩宣叫她周太太&&。周太太穿着暗红色旗袍^^,带白玉佛珠,正红色口红^,眉毛修成两条弯线&^,年轻的太太们大多围着她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bjzydh.com/minguonvzongshi/8656290.html
说说控 | 体能网 | 数控工作室 | 免费言情小说 | 成人小说 |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小说 | 健康之路 | 好看的小说 | 医学教育网 | 有声小说 | 耽美小说 |